我們都知道,俠之(隱)道(閣)的故事發生在一個相對正常的武俠世界——沒有左腳踩右腳原地上天,沒有老劍神一劍破甲兩千六,沒有什麼神聖仙佛,也沒有什麼妖魔鬼怪——只有人。

而在通關並回味這個故事之後,我選擇了這樣一種方式去描述它蘊含的核心價值沖突:這是一個俠與鬼的故事。

俠之道-第二年劇情解讀 1

首先,請跟我回味一下,一般鬼故事中的鬼是什麼樣子?或者說具備什麼樣的特徵?

他們往往是作為人的時候抱着極大的冤屈與不甘死去,死後無法解脫,化身厲鬼,盤踞在某處無法離開。當你最終面對它們的時候,會反叨念着「我好慘啊,我好冤啊」諸如此類,並侵害路過此處的無辜路人或者被好奇心害死的倒霉蛋。

這也是大多數鬼片的基本框架,先讓鬼用各種方式嚇你尿一褲子,然後厲鬼現身讓你帶入主角驅鬼救人為民除害,再聽一聽鬼本身的冤屈讓你對鬼的遭遇產生同情並衍生矛盾,並由這個矛盾讓你覺得這並非單純刺激你荷爾蒙的爽片,而是有那麼些值得思考的東西。

厲鬼們有的在漫長的歲月中等到了那個自己想要復仇的人(無論本人或轉世),有的沒有。但基本上都符合一個共同特徵,那就是他們害人的范圍遠遠大於那些曾經給過他們傷害的群體,無論直接還是間接。

而事實上,如果你深究鬼的邏輯,你會發現報不報仇其實沒有那麼重要,重要的是維持並享受由仇恨給予的動力並將它宣洩出去。

俠之道-第二年劇情解讀 3

以前在某篇托福閱讀里看到過句這樣的話:所有的神話傳說都是當地人價值觀的折射。

你在用這個視角思考完「厲鬼」的設定後,你會發現現實生活中「厲鬼」式的人,其實是很常見的。從傳統角度,多年媳婦熬成婆就是一個很典型的範例——有些人在當媳婦時期受的種種不甘與委屈都要在熬成婆之後變本加厲的還給新來的媳婦。

有些人在當下屬的時候天天當牛做馬沒有人權人性,後來因緣際會混上了個小領導,那可是真的牛了大逼。你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這個人在重復領導當年的話術的時候他本人產生的噴薄而出的無盡快感。如果有那麼些個機會了解一下他們的過往經歷,或者聽聽他們的酒後真言,你會發現他們覺得現在給你的委屈還不如自己當年所受的十之一二———一定程度上我能夠對此理解。

但我們用這個方式去思考的時候,就會看到這個很明顯的劃分。有些無辜的人在遭受了委屈,磨難,冤屈之後,會選擇在合適的時機將他們傳播給別的無辜的人。這些人,叫「鬼「。

但並不是每個婆都會選擇將自己的苦難傳播給新的媳婦。也有些人,在自己遭遇了極大的痛苦與折磨之後,選擇了寬恕與原諒,或者選擇了謹守自己的底限,只去報復那些直接責任人而絕不波及無辜,並盡自己的努力最大限度的制止更多無辜的人受難。這樣的人,叫」俠「。

俠隱閣第二年,是一個俠與鬼的故事。

當我們把故事拉回俠隱閣本身的時候,讓我們先按親疏梳理一下故事中的不同勢力及群體。

首先,跟你志同道合的同門——在我這裏是段霄烈和他的追隨者。

其次,是那些終將分道揚鑣的、暫時的同路人。比如楚天碧這個弟弟。(去他妹的,我費盡心機無傷過了沐嬰,這個弟弟竟然單挑被禿驢打的找不着北)

再者,是那些被楚閣主團結了的那些一切可以團結的革命力量,典型代表是竊天鄔的那些賊。在本樓只提醒一句,雖然他們目前看上去是個好人形象,不過勿忘賊就是賊,別忘了賊存在的基礎是靠什麼維系的。有句人人都聽過的話叫做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但斯大林其實說過更深層的一句:當某個上層建築是由特定群體的基礎所產生的時候,他就會拚命的維系這個群體的利益。由竊賊產生的武林高手、社會名流不管做了再多修橋鋪路的好事,最終都是要給基層製造便利的。雖然在這個故事裏這並非主線,但恐怕在之後的故事裏,與程庸或盜王的沖突都是在所難免的。

然後,是那些看似一團和氣,實則各懷鬼胎的表面同路人——主要是名門正派的弟子。包括但不限於武當張夢陽,那幾個禿驢。重要的是,其實還包括一批數量不少的眼下還在俠隱閣學習,但終究會回到自己門派的俠隱閣師兄弟(做完護送武哲爹任務後圍攻宇智波坤的那些位應該可見一斑)。其實從這張結局圖上我們可以看到,這些名門正派給我們造成的威脅與麻煩其實是比明面上的反派一點兒也不少的,輸給了他們的結果可能並不會比輸給冥宮、魔教、屍人好哪兒去。這其實也是本作劇情比俠客風雲傳深刻的體現——德高望重的武林泰斗恐怕不會再出現了,大多數的所謂正道領軍人物能達到余滄海、商鶴鳴水平就上高香吧,當然,這才是現實世界中的常態。用郭德綱的話來總結,同行之間,那才是赤裸裸的仇恨。俠隱閣,本就是個一下子得罪所有人,吃扣碗面的、人人心裏喊打的那位。這個後面樓層再說。

俠之道-第二年劇情解讀 5

再者,是一個目前存在感超強,但似乎不一定能夠自成體系的群體,那就是無生教殘余勢力,典型代表是被段師傅剛剛殺掉的那位千面狐狸。在這裏對這些人先少談些,因為我還沒搞清楚這個群體和冥宮的關系,但看上去應該不會毫無關聯。目前比較合理的猜測是主角兄妹都是燃燈教主的遺腹子,但冥宮的存在到底與無生教有多大相關,仍屬未知之數,就不在此基礎上過多腦補了。

然後,是被整個江湖唾棄並畏懼的黑惡勢力,宇智波坤的老家悲歡樓。不過在目前的設定上,悲歡樓似乎是個平台大於組織的——就像你在淘寶開店並不代表你就是阿里的員工。石司命對悲歡樓刺客的掌控力度是個存疑的事,所以煙貘才能橫行無忌。如果這個推測成立的話,那麼悲歡樓重要人物介入故事的身份則不一定是真正的反派。另外石司命的諧音是史思明,不知道是無意的還是個故意的諧音梗。如果是故意安排,那就有意思了。如果故事裏有一位石司命,那麼安祿山會是誰呢?